夏天的快乐又回来了!

7月20日晚,在没有观众的空场直播里,上海交响乐团敲响了2022上海夏季音乐节的第一个音符。为配合疫情防控需求,今年的夏季音乐节原计划全面转至线上,带给观众为期11天的云端音乐狂欢。

如今,夏季音乐节又传出了最新消息。澎湃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获悉,7月22日起,5场驻扎在上海交响音乐厅、原计划空场直播的音乐会,将按50%的上座率,重新开放观众入场。

5场音乐会包括——金郁矿与新古典室内乐团专场、上交首席木管五重奏与上海女子四重奏专场、张洁敏和慧与上海交响乐团歌剧精粹、音乐故事会“所有人的《小王子》”、闭幕音乐会《千里江山》。

与此同时,夏季音乐节原定的36场演出和活动,仍将在线上与观众见面。至此,夏季音乐节将重新按照“线下演出+线上直播”的方式,双线并行。




“持续方能伟大,坚持是一个音乐品牌对观众、对社会作出的最好的承诺。”2010年,夏季音乐节在余隆的倡议下发轫,连续13年,每个炎炎夏日都会如期而至,从未中断。然而,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,充满如此多不确定的因素,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即便已经开幕了,还在变更方案。

不变的,是余隆和上海交响乐团坚持举办的决心、积极应变的能力。不变的,还有乐迷对夏季音乐节一如既往的关注和热爱。

上海乐迷张菲儿原计划自掏腰包,购买六七场线下演出的门票,再通过线上直播追一部分演出,后来,线下演出全面取消,她郁闷了好一会,“虽然省钱了,但还是有点遗憾,毕竟线上观演和线下还是有区别。”

2015年,正在上海音乐学院读研究生二年级的她,走进一街之隔的上海交响音乐厅,开始了和夏季音乐节的不解之缘。从此,她成了常客,每年都要看几场现场,在音乐节里纳凉和消夏。

“习以为常了,就像夏天到了你要去湖边赏荷花,夏季音乐节来了,你也一定会去打卡。”夏季音乐节让张菲儿痴迷的原因在于,它的内容策划、演出风格有很多亮点,和上海交响乐团常规的音乐季很不一样,“它更年轻、更多元、更活泼。很多跨界的有意思的策划,只能在夏季音乐节看到。”

一千多公里外,北京乐评人寇燚守在云端,打算通过线上直播,追更夏季音乐节。

开幕音乐会当晚,青年指挥家张橹临危受命,顶替余隆,执棒上海交响乐团、牵手旅欧女中音朱慧玲,带来了瓦格纳的声乐套曲《韦森东克歌曲》、格里格《索尔维格之歌》、马勒《第一交响曲》。

寇燚在北京默默看完了这场空场直播,“虽然没有观众,上海交响乐团的状态非常好,音乐厅的声场环境也很棒,能让不在现场的你想去现场。”

开幕音乐会空场直播

此外,汤沐海与哈尔滨交响乐团音乐会、李伟纲小提琴独奏音乐会、张洁敏和慧与上海交响乐团歌剧精粹,以及上海交响乐团担纲主角的闭幕音乐会《千里江山》,都在他的追更表里。

2017年,客居上海的寇燚第一次听夏季音乐节,从此成了忠粉。2018年,夏季音乐节开始大规模试水线上直播,从此,每年都以“线下演出+线上直播”的方式进行。即便身居北京,寇燚也能从北京举杯遥望,共享夏季音乐节的快乐,“如果能去现场,当然首选线下,如果去不了,线上也是不错的选择!”

不只是夏天的上海夏季音乐节,秋天的北京国际音乐节,也是寇燚每年必追的音乐节。一南一北两个音乐节,把他的眼睛粘住了。有意思的是,这两个音乐节都由余隆发起和创办。

1998年,北京国际音乐节举办第一届,寇燚就是台下的观众之一,一场普契尼的《艺术家的生涯》打开了他的歌剧大门。

“很多重磅作品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中国首演甚至亚洲首演,你对它会有一种‘破记录’式的期待。上海夏季音乐节的气质很不一样,但是它的水平一直很稳,非常稳健,有一种消夏的城市文化在后面托底。”

如今,国内尚没有第三个音乐节让他如此关注,不仅因为两个音乐节举办时间固定、规模盛大,还因为它们风格鲜明、有独到特色,而且,这么多年来,它们都从未中断过,“音乐节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,一旦形成特色,而且稳定下来,不大起大落,就会对观众形成长期的粘性。”